中央人民政府网站贵州省人民政府网站毕节市人民政府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旅游服务>>图说景区

贵州毕节:百里杜鹃映山红

作者:刘振国 黎健 薛鹏飞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发布日期:2019-04-29 15:48:56 浏览次数: 文章字号:   

713238_chen_1556094650198

图为毕节市百里杜鹃风景区。 袁德志 摄  

姹紫嫣红,香海起伏。数不清多少品种,说不清多少颜色。阳春时节,位于贵州省毕节市的百里杜鹃风景区繁花似锦、川流不息,再次点亮了乌蒙山集中连片特困区域脱贫攻坚的新希望,也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辉煌历程提供了有力注脚。人们说,天然在此的杜鹃花,恰似毕节人民顽强不屈的精神,在乌蒙大山岩缝中倔强生长、多彩绽放。

幸福花非一日开,幸福果非一朝结。从“解放区”到“试验区”再到“示范区”,毕节70年的探索与实践表明,美丽风景是不断试验闯出来的,小康社会是坚持不懈奋斗出来的,辉煌变迁是听党指挥干出来的。

不同时代,相同底色

从原毕节县副县长任上退休、如今已86岁的宋玉海老人是一位“南下干部”,对革命战争年代和新中国成立之初的艰苦奋斗建设时期仍然印象深刻。

“南下干部”是一个专指称谓。资料显示,1949年2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调度准备随军渡江南进干部的指示》,要求从华北抽调1.7万名干部随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向江南前进,后来这支队伍被称为“南下支队”。不久,南下人员又按照中央要求组成了所谓“西进支队”前往贵州接管政权,宋玉海就是其中一员。

“前面部队打仗,后面干部跟上,打下一个县就安一套领导班子。”宋玉海回忆说,“党从冀鲁豫分区抽调干部,我当时是后勤通讯员,只有17岁,从山东省菏泽市单县调过来,光单县就来了十几人,毕节专区的县长几乎都是山东人。”

毕节那时的“穷”令人难忘。城区只有8条街,不到赶场街上根本看不到人影。“一家人只有一身衣服,穷得都出不了门”。很长一段时间,整个毕节只有一台烧木炭的汽车,更没有电力和工厂。在宋玉海的印象中,毕节人民生活明显改善、生产明显好转,经历了“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等多个阶段,尤其离不开两次围绕土地的改革:一次是20世纪50年代的土地改革,一次是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群众分到了土地很高兴,以前毕节只种苞谷、洋芋、荞子,后来开始发展小麦种植。”宋玉海说。

如今的毕节乃至贵州,高速交通极大改善,与当年“山一程,水一程,风雨南国行”的艰辛形成鲜明对照。宋玉海仍然记得当年跟随部队打到湘潭,又从湘潭走到贵阳的情景。“走了两个多月,三十里吃饭,六十里睡觉,走得脚底打泡。到贵阳后又走了五六天到达毕节。那时候哪有苦和累,服从组织分配,党叫去哪里就去哪里,不讲价钱、不给党添麻烦。”谈起这些往事,宋玉海非常自豪地说。

垭关煤矿老电工、如今84岁的陈兴明经历了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的阵痛与奋斗。

毕节煤炭资源比较丰富。20世纪五六十年代,当地村民多是采挖自用,小煤窑很多。1957年,原毕节县政府投资5万元兴建垭关煤矿,暂时缓解本地基本用煤需求。“实行定额计划生产,一般年产两三万吨。”煤矿一直由政府部门统筹管理。据陈兴明回忆,20世纪90年代后,垭关煤矿逐步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直到2004年,垭关煤矿被某公司兼并,才算彻底完成市场化改造。

为了照顾离退休和转岗职工的生活,当地政府建设廉租房以低价出租给陈兴明等煤矿困难职工。陈兴明老两口现在住在49平方米的一层楼房。“比起以前好太多了,干工作实事求是,生活上也要求不高。”陈兴明老人说。

尽管工作经历了时代波折,但让陈兴明老人自豪的是6个争气的子女:一个入伍当兵、5个考上大学。在毕节市七星关区工业和信息化局工作的老四陈秋平告诉记者,小时候在煤矿生活还吃着商品粮,横向比算幸福的,但跟现在纵向比还是很艰苦。20世纪八九十年代,兄弟姊妹几个先后考入湖北、四川、贵州、北京等高等院校,为全家争了光,也为垭关煤矿争了光。

从2015年在大方县绿塘乡丰产一村挂职“第一书记”的毕节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干部、28岁的张勇,在扶贫路上也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

2015年6月,张勇来到了丰产一村这个全省有名的深度贫困村。面临基础设施滞后、耕地少、青壮年外出务工、发展动力不足等现实问题,张勇在局党组支持下从关心特困群体、完善基础设施、丰富组织文化生活等入手,带领大多数乡亲脱离了贫困。“可惜的是,女朋友不支持我长期扶贫,分手了。”张勇失恋了。

“扶贫是祖国需要、时代需要,难道自己错了吗?”就在张勇失落的时候,幸运才刚刚开始。丰产一村在云南大学就读的陈姓姑娘,注意到了这个有能力、有担当的小伙子。在村委会帮忙录入资料等接触期间,姑娘看上小伙,小伙渐渐也喜欢上姑娘。

再过两三个月,两个人爱情的结晶就要出世了。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作家周习在《中国作家》刊发的报告文学《行走乌蒙》中,形容他们是“地球花篮里的爱情”。周围的亲朋纷纷向张勇发来了祝福。由于张勇在扶贫工作上的突出表现,大方县授予他“扶贫模范”荣誉称号,毕节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授予他“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两个节点,一个目标

今年春节一过,向着最后70万人脱贫的新一波“春季攻势”再次在毕节打响了。脱贫攻坚,也是贯穿毕节70年发展变迁的一条主线。1988年、2018年两个时间点,将这条主线分为3个组成部分,集中体现了毕节发展理念创新的历史片段。

1988年6月9日,毕节试验区设立,开启了“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人口控制”为主题的科学发展之路。“毕节试验区的设立,是中国扶贫开发大棋局中的关键落子。”《贵州日报》评论员在一篇文章中说。经过30多年筚路蓝缕不懈奋斗,毕节创造了从“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到林茂粮丰花海胜地的减贫奇迹。

据统计,从1987年到2017年,毕节市生产总值增长102倍,累计减少贫困人口594万人,贫困发生率由56%下降到10.04%,森林覆盖率从14.9%提高到52.2%,人民群众普遍实现了从吃得饱、穿得暖向追求美好生活的转变,脱贫攻坚已迎来决战时刻。

2018年7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就毕节试验区建立30周年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毕节试验区按时打赢脱贫攻坚战,“努力把毕节试验区建设成为贯彻新发展理念的示范区”,再次为毕节发展注入了新的时代内涵。

毕节的发展,凝聚着几代中央领导集体的心血,见证着国家有关部委、统一战线各界人士同心协力扶贫攻坚的历程。自然资源部一直牵头联系中央部委在乌蒙山片区脱贫攻坚工作。2018年12月3日,自然资源部部长陆昊专程前往大方县奢香古镇、纳雍县厍东关彝族苗族白族乡,就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助推易地扶贫搬迁、生态修复、土地综合整治和产业扶贫情况进行调研,对毕节的发展给予高度重视和支持。

“自然资源部为毕节量身定做的重点用地点供、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等20多项差别化政策,对毕节的发展非常管用。”毕节试验区杂志记者陈泽劲说。2018年12月,自然资源部在毕节组织召开乌蒙山片区区域发展与脱贫攻坚部际联系会议,长期采写自然资源和规划方面新闻报道的陈泽劲特别关注此次部际联席会议释放出的政策红利。其实,不仅是增减挂钩,从2013年开始,原国土资源部就毕节实施国土资源差别化综合改革试点提出了9大项创新支持政策,包括土地、矿产、地质、矿业等各个方面,可谓“翻箱倒柜、倾囊相助”,更充分地挖掘、创新、释放了政策潜力。

两个节点,三段历史。毕节一步一个脚印从“解放区”走向“试验区”,又在新时代走向“示范区”。

五大理念,创新为先

毕节要建成“示范区”,就是要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新发展理念。贵州省地矿局108地质队队长刘平认为,“创新”是第一位的。

毕节的地质工作起步较早。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在中共中央部署的“三线建设”中,毕节区域发现了一批煤炭、铁矿、铀矿、稀有金属矿等,为当地工业化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改革开放后40多年间,毕节的基础地质工作一直没有中断,一代代地质工作者积累了大量宝贵资料。

毕节生态环境极其脆弱。传统的土地扩展、矿产采挖路子,在毕节行不通。“要走向深地,寻求绿色地质理论创新,提升毕节经济发展质量和品质。”刘平说。从地质构造角度看,毕节位于黔中隆起核心部位,在地层的浅部、中部、深部均有文章可做。

“党的十八大以来,清洁能源、三稀矿产是地质工作找矿创新的关注点。”刘平列举道,“毕节地层浅部有地温能、中部有地热、深部有干热岩,清洁能源非常丰富。”目前,108地质队已先后在大方县、纳雍县、百里杜鹃风景区的地下2000米左右打出七八口地热井,有力支持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关键是资金压力大,需要政府部门支持,另外还要做好规划。”刘平说。

“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这是毕节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提出的创新路径。通过大力实施退耕还林、长防工程、天保工程、石漠化综合治理等生态建设举措,毕节先后被评为“全国生态保护与建设示范区”“全国林业生态建设示范区”等。北京林业大学教授、毕节试验区专家顾问刘勇认为,贵州之所以能“逆袭”是因为森林覆盖率高,也是因为发展速度、发展结构和人的精气神。“拉长产业链,绿色加工业、旅游业、森林康养等都要跟上,围绕绿色产业发展制造业,才能真正致富。”刘勇说。

重视生态、绿色发展,是毕节试验区设立的初衷。赫章县委副书记刘军表示,赫章县因地制宜发展核桃、中药材、苹果、蔬菜、食用菌五个产业,将27个乡镇划分为核桃产业线、景观经济线、精品水果线、绿色蔬菜线、牧草种植线五条产业线,不仅辐射带动28万余农民就业致富,而且生态建设大为改观。

今年10月前,百里杜鹃风景区将陆续组织彝族祭花神仪式、风车国际音乐节、国际越野跑挑战赛等十几个活动,目的就是通过“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推进脱贫致富,通过更加开放的交通加速推进区域协调发展,让毕节人民共享发展成果。今年年底,成贵高铁将穿越毕节,一个更加开放的历史契机将会到来。谈到高速铁路,宋玉海老人激动地对记者说:“我也要趁着还能动,跟老伴一起坐高铁回菏泽老家探亲。”

页次:1/1页 每页1条 共有1       

编辑: 作者:刘振国 黎健 薛鹏飞 推荐打印
相关文章